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

各位同学们,在本书的开始,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大家一个消息。国内绝 大部分大学的本科教学,不是濒临崩溃,而是早已崩溃。 在此,我无意争论是否复旦、中科大、或者清华、北大是否比我们崩溃的更少一些——这种争论是没有意义的。我只是看到了无数充满求知欲、激情、与年轻梦想 的同学们,将要把自己的四年青春,充满希望与信任地交给大学来塑造。 这使我心中非常不安。

在当今流水线式的教育体制下,我们就像廉价的零件一样被生产出来。 因为数量巨大,没人会对每一个人的教学质量负责。

领导不会为你负责。对于一个争做世界一流大学的研究型学校,管好 科研,管好实验室才是当务之急。相比之下,本科生教学显得无利可图。 教授也不会为你负责。拉到足够的经费发表足够的论文,满足学院要求才 是生存大计。要说管学生,也肯定先要管好自己实验室的硕士博士,而非那一百多人大课堂里的某个本科生。就算是科研任务不太重的一些任课教 师,他们也不会为你负责——学不懂?那是因为你智力低,要么就是自己底下不用功。为什么跟你一个班上的某某某同学,人家就能懂?诚然,就 算是老师上课说孟加拉语,一个班上也非常有可能冒出一两个翻翻书看看 图就能学到八九不离十的同学(或者根本就是以前学过)。真正在课堂上 口传心授的教学,其质量是不会有人过问的。教学评估会考察实验报告格 式是否合格,出勤率是否够,但是绝对不会考察上百人的班上到底有几个 听懂了的。

试想一下,每个学院每个系有成百上千的学生, 每人有着不同的思想、不同的目标、不同的知识背景、不同的接受力,我们怎么可能去指望一个统一的“教学培养计划” 强制应用在每个人头上的时候,能够产生效果?好比说食堂师傅炒一大锅菜给上千人吃,我敢说我分到的那盘,不是炒糊就 肯定得夹生。

所谓“教学培养计划”,其科学性必须经过教育权威的论证。然而现实中塞给我们的推荐课表,却让人失望。且不深究选修课的分类、学分、毕业 条件每年一个样,三年大变样,使得不少同学毕业前夕竞相奔走;甚至连 两门相依赖课程的教学先后顺序都搞错过,这样的教学培养计划,实在让人难以信任。

而对于具体课程, 教学大纲的陈旧程度也令人叹为观止。当然, 以“教学经验”的名义,十年用同一本教科书是可以理解的。甚至我们可以容忍教学大纲里有一些广受诟病的古典残留物(例如《线性代数》中的 Cramer 法解方程)。但我们无法容忍对于一门只有几十年历史的新兴学科,我们的教科书竟然可以只涉及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“新技术”!这样的课程,之所以能够存在并延续下去,从根本上讲是因人设课 ——开设相应课程是为了不让部分教师下岗。这也无怪国外有华裔学者实在看不下 去了,拍案疾呼道:“中国大学,怎么那么盛产‘活化石’!”。